谈美丽病

谈 美 丽 病

那末,为什么不叫病态美?偏要叫美丽病呢?这个,我愿意先告诉你,我是学过医的,没有学过艺术,所以我愿意,而且只能够谈病,谈美可真就外行了。
近来有许多提倡健康美的艺术家, 把小姐们半身的,穿着游泳衣的与穿运动衣的照相,介绍给我们,指示我们这是健美的标准,叫人摆脱东方病态美的典型,来模仿他们。
说是东方美的典型就是病态美,这句话假如是从演绎法来的,则根本不能成立;假如是从归纳法来的。那末说他们是从旧才子的书画上美人归纳而来,这是一点也不会冤枉他们,因为,假如他们常常用社会里的女子来归纳,是决不会得这句话结论的呢。而另一方面,在那些文字与照片上可知道,他们的健美人物,也只是在高材生、运动员、与艺员选来的。所以这个标准,还只是他们新才子派的标准,并不适宜于我们这般俗人。
自然,艺术家终是有几分才子气:我们应当谅解他。因为假如“健美”的名称很早就有,我们相信贾宝玉也很会把肺病到第二期的林黛玉捧作健美的标准的吧。
其实,不用说未成名的美人,是有许多在民间生长与消灭,这我们在民歌里还可以找到,她们都是康健而美丽。就是已成名的美人,如西施,她是浣过纱的;文君,她是开过老虎灶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太娇弱的人可以做得。此外,妲己,玉环,我终觉得也是健康的女子。
所以把这些美人都说是病态,我终觉得是才子之罪。我看过西施浣纱图,溪流是清澈见底,游鱼可数,柳绿桃花,蝴蝶在周围飞,黄莺在树上唱,西施穿着黄淡色的衣裳在河边像寻诗一样的浣纱,纱像新式手帕样娇小玲珑,使我疑心这是哪一个小姐旅行团在风景绝伦的地方用手帕在水里晃荡时留下的一幅照相了。我也看到过文君当炉图,茶馆在山明水秀之村,生意很好,四周是人,人人都是高等华人,或挥鹰毛扇,或读太上感应篇;相如书生打扮在捧茶,秀美无匹;文君则粉白黛黑面泛桃花,笑容可掬,衣服鲜丽,手握小团扇,如梅兰芳饰着虞姬,手拿网球拍一样。也许我是乱世的惊弓之鸟,见此图后,替她担心者久之,谁敢担保张宗昌部下不会来喝一杯茶呢。
才子们曲解事理,逃避现实,这是古已如此的了。但是在小说里的女子到有二派,一派是私定终身的多愁多病的大家闺秀,一派是武艺超群,飞来飞去的将门千金;前者正如同许多近代小说里的会诗会文的大学生与画报上擅长艺术的小姐,后者是正像一部分小说里所有着的浪漫的热情的,黑傻色的女性与画报里的游泳池畔运动场上跳舞厅里的玉人照相。自然这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二对,可是女子的歪曲这些,把部分的现象当作整个的事实是一样的。
美的标准原是由社会而变的,当初是皇帝的世界,觉得宫殿里需要袅袅的女子,于是女子们都来缠脚了,皇帝要胖太太,于是胖子都是美人,人才们都歌颂丰腴;皇帝要瘦老婆,于是瘦鬼都为美人了,才子们都歌颂苗条。现在社会变了,阔人们不打算造宫殿来藏娇,有时候要走西伯利亚铁路去法国,有时候又坐皇后号去英国,长途跋涉,舟车颠簸自然要康健一点为是,于是才子们来了健美运动。
本来人生无病就是福,谁愿意生病?但健康的要求,原是在做得动,吃得下,固然也有几分为享受,但大部分倒是为工作的。可是现在的口号有些不同,健康的要求倒是为美了!
其实如果你是要健康的人,我们一同到乡下去找,田野间或者是手工作场一定可以有许多,苏州有抬轿的姑娘,江北有种田的女子,固然许多许多现在都饿瘦了,但你给她吃就会复原的。可是才子们一定要穿着高跟鞋或者是游泳衣的人捧为健美,这个
道理实使我费解的。
其实青年人之愿意为美丽牺牲的,正像生物在性的追逐时,常常会不顾生命,植物在结果前要开花一样,这到是极其自然的事。
用这个眼光去看现在青年们健康,实在也只是为另外一种牺牲罢了。以前是的,西洋女子有束腰,中国女子有缠脚,不久以前,把好好的牙齿去换一颗金牙齿,不是有的吗?把好好的耳朵钻过窟窿去挂金器不是中西都是一样吗?人人都笑非洲土人的以泥装饰为野蛮,可是你有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中也常有这种相仿的事情呢?金属与土不都是矿物么?现在正有人冒着冬寒裸着手臂为带镯头之用,忍受那手术之痛苦冒着危险去受科学美容术的洗礼你都知道?
由此看来,牺牲着身体去求美,这是一直没有什么变更过;变更的是方法,而这方法则是进步的。
比方说缠脚是为娉婷,但是人当老得不配娉婷时候你不是不能还原么?而以此牺牲的苦之大小与所获得美的代价去比较,高跟鞋之娉婷,自然要自由要好得多。以耳朵钻洞去挂金器,自然没有夹扣法为少痛苦,而其所要修饰之目的不是相同的么?这是进步,可是为美外还是要牺牲身体是事实。
我相信人生有二重目的,一重是自存,一重是种族,前者是求健康以利工作,后者是牺牲健康以利新生命,哪—个人不为自己生存争斗。可是哪一个母亲不是为子女而衰老,哪一个人不为异性而牺牲?
我赞成健康运动,我也赞成修饰要求;但是我反对才子们的健美运动,因为这是把健康当作只为美而把美当作买卖,受这群新才子们的影响,那就反映在女明星的不喂奶主义!
话到这里必需说回来,既然每个人在某个时代终愿意牺牲点身体来求美,可是照常识看来,也许是蛮性的遗留吧:青年人的牺牲常常是盲目到置生死于度外的,穿高跟鞋露臂一类事本不算什么,世间还有为了太胖一点而不吃白脱与牛奶的小姐,有故意作微咳或者小病的太太,世间还有无数的为空想的美(恋爱)而痛苦而呻吟而死的青年男女!
美丽病也不是我所赞成的,但我同情它,因为我相信,以夹扣环代替钻耳朵,以高跟鞋代替束腰与缠脚的程序—样;人类文明的进步是能使得美丽病减轻的。
我反对不喂奶主义的健美买卖,因此我愿意在才子美人面前提倡美丽病。

一九三四一二九十二时



0
 
网址测试中,网址测试中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关注:经典小诗
微信扫码关注获得验证码
如已关注,请回复“复制”或“查看”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