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复仇

论 复 仇

我们浙江人(越)和江苏人(吴)都有一个爱国祖师,各有一套复仇法宝;吴王夫差叫一个人立在门口,替他喊口号;越王勾践睡在柴堆里,还挂一只苦胆在帐前。他们两人大概都是健忘的人,听了口号,他才想起,睡在柴上,他才想起。还亏了一套美人计,才把国仇复了。
现在是用得复仇法宝的时候了,不过叫人立在门口喊口号,似乎不大便当。卧薪尝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读物上虽有过一张榜样:越王睡在炕床上,用一捆柴放在颈下当枕头,炕床前挂了一只椭圆形的胆,他的眼钉在上头,不知道他是否在看有谁经过他的门口,或是在想象胆的苦味。但我总以为这个模样,似乎都不大真确,炕床的起源我虽不曾考证;但拿柴当枕头,又是放在炕床上,睡起来未尝不舒服,依旧可以做好梦。胆也不应当整个放在床前,多挂几天要烂臭,有害卫生。要尝胆时若怕苦可能整个吞下去,不怕苦可以破开胆皮把苦汁装在瓶里,一匙一匙地喝。可是我并不想修改,因为我不是修正派;也没有新的提议,若要那么样的卧薪尝胆我也不妨赞成,因为在复仇的爱国者中间,也许有少爷,也许有小姐,这样比较的便当。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希望:要复仇的人要有相当的记性,不要太容易健忘才好。

1931年9月29日

0
 
网址测试中,网址测试中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关注:经典小诗
微信扫码关注获得验证码
如已关注,请回复“复制”或“查看”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