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自然是在夜晚。
在翻转的单弦鲁特琴下面,
伴着奇异的声音,
我将走我的路。

这条路上是尘土,那条路上也是尘土。
我朝两个方向倾听
但继续行走。
我记得叶子在坐等着宣判,
接着就是冬天。

我记得雨带着它聚拢的道路。
雨找到了所有的路。
它无处不在。

我如此年轻,又如此衰老。

我忘记了明天,那个失明的人。
我忘记了埋藏在窗户之间的生命。
窗帘里的眼睛。
墙壁
生长着穿过菊花丛。
我忘记了沉默
那微笑的主人。

这一定就是我想要做的,
在两个荒漠之间的夜晚行走,
并且歌唱。

《移动的目标》(1963)

0
 
网址测试中,网址测试中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关注:经典小诗
微信扫码关注获得验证码
如已关注,请回复“复制”或“查看”二字获取验证码